首页 文章 唠叨 小组 用户
全部 散文 小说 经典文章

暗夜獠牙第二章,古兰斯山脉篇,(六)文森特商队崛起,下

2020-04-07 10:01:46
172 0
巴风特换上一席黑色套装,穿过长廊站上舞台,随着红色布帘拉开,一盏光芒照了下来,「各位女士们,先生们,很高兴各位莅临参加这届的拍卖会,废话不多说,正式开始......,有请一号拍卖品......」

这次拍卖会,创造了两项传说。一如既往,以女奴隶做为开场白,拖着脚镣的女子,极为不愿的步上舞台。她有一头银色秀发亮丽且柔顺,冷若冰霜的表情下是深深绝望,浅蓝色美眸是费尔蒙家族的象征。

巴风特本以为落魄贵族的大小姐,将成为宾客们彼此角逐的对象,谁知道费尔蒙的头衔就像是致命毒药,人人避之唯恐不及,成就拍卖会有史以来第一件流标物,他只能默默降下幕帘,结束可怕的安静。但他并不气馁,依然露出专业的微笑,赶紧让第二件拍卖品出场......

拍卖会如火如荼的进行,直到最后一件拍卖品。随着石板乍现,寒气使得场上所有蜡烛熄灭,迫使活动一度暂停,改由魔法灯具照明才得以继续。当然,这也是巴风特故意炒热气氛的手段。


在专业人士鉴定下,石板上的文字并不一般,那是出自古老文献中的龙语,即龙族的语言。根据文字的叙述,可改变施术者的魔法型态,跳脱六大类的约束,以冰系的形态呈现。

此类法书不一定能让使用者登峰造极,但是登上巅峰者多半拥有。综观史书,冷酷无情的代表者,她的剧毒魔法威力超群,屠城降祸的女魔头,爱丝梅兰大魔导师,也是受惠者​​之一。经由巴风特言简意赅的介绍,买家闷烧已久的情绪一口气炸开。

沸腾的欲望快速蔓延,宾客们频频出手喊价,看着金额不断翻倍。率先出价是那些地下商人,其次是贵族与收藏家,前者金额使终有限,后者才是真正的厮杀。

金额一路迅速攀升,来到七亿金币大关,这已经是非常可观的数字,正当巴风特准备落下成交的瞬间,有人居然一口气喊到十二亿金币,整整翻了将近一倍,现场的所有人,都被这位买家惊呆了。一槌落定,成为拍卖会史上最高的成交价。

香味四溢的佳肴陆续上桌,惹得他垂涎三尺,道出拍卖会真实情况的巴风特,得意之情溢于言表,「你猜猜买家是谁?」

听得七亿的金额已经非常惊人,却没想到成交价更是突破天际。听得梦幻般的数字,史塔克的脸皮不自觉抽动,「我从来不怀疑巴老板的拍卖艺术,但......十二亿金币,相当于一年的国家总预算吧。」

「是啊,而且金额已全数付清。扣除佣金后你能获得七亿两千万金币,真是发财了。」巴风特一口咬下鸡腿。

史塔克露出浅浅笑容,用手指抵住脖子上,闪着光芒的项圈,「......巴老板该不会忘记这事吧?」

「生意讲求诚信,我岂能忘记。先收下吧。」巴风特随手将杯子递上,熟悉的味道与色泽,正是堪称顶级的赛尼斯之血,「一成佣金已雇用古拉德的亲传弟子,相信这问题将会迎刃而解。」

「大魔导士古拉德......」若有所思的他摇晃着杯中物,唯利是图的商人与当今名满天下的大法师,两者又是怎么扯上关系。忽然,史塔克惊呼一声,「 难道,你说的买家就是他?」

「正是。」巴风特带着微笑,点着头。

「都一把老骨头了,他买这石板要干嘛?」

「谁知道这些魔法师脑袋里在想些什么,有钱就应该拿来花天酒地才是。」巴风特特意举杯向前,发出今晚的第一道誓言,「来吧,史老弟,我们不醉不归......」

不料,史塔克几杯红酒下肚,头晕目眩的感觉直冲脑门,身体宛如注入铅块渐觉无力,这不是酒醉的表现而是中毒。心知不妙的他假借厕所之名,扶着额头从餐桌上勉强站起,渐渐朝着门边走去。

「嘿,记得史老弟酒量不错,怎么走路已经开始东倒西歪?我们的晚餐才正要开始......」面带笑容的巴风特,连忙搀扶摇摇欲坠的他,「这样的身体,怎么有钱挥霍呢?」

昏昏欲睡的史塔克,见到巴风特自怀中掏出黑色的把柄,不由得大吃一惊。不想任人鱼肉的他,连忙自腰间抽出利刃,迅速插入对方柔软的腹部,并狠狠朝右方划开,「既然你想要我死,不如让我先杀了你,我并不是这么好惹的人。」

「你......,这是干什么?」一切来的快速且突然,用力过度下伤口奇大无比,巴风特的内脏滑落地面,喉头被浓稠的血浆堵住,只能发出微弱的声响,「来人,快来人啊。杀人啦......」

「哼,你这老狐狸,为了独吞巨款居然在酒里下毒。差点被你精湛的演技给骗了。混蛋。」冒险者毕竟不是省油的灯,史塔克虽然眼神涣散,颤抖的手却依然握紧短刀。

「毒?什么毒?我不懂你在说什么?」巴风特眼神恍惚跪在地上,失血过多身处弥留之际,嘴里依旧不停呢喃,「身为商人,诚信为上,独吞的念头更是没想过......」

「商人,伤人,死到临头还继续撒谎,今天我就来个鱼死网破,让你知道占人便宜的后果。」

巴风特倒下后,怀中滚出通体漆黑的水晶,那是代表权贵者身分的象征。史塔克捡起黑曜石,把柄上感应到主人身分,附着的魔法随即发动,迅速显现七亿两千万金币。正是巴风特允诺交付的数字。

史塔克一阵错愕,「这......,我杀错人了?既然如此,到底又是谁要加害我,在酒中下毒?实在说不通啊......」

精准的飞矢一箭穿过手背,击落手中的短刀,滚烫的热血奔腾而出。进距离的攻击从拉弓至射出,并未发出任何声响,干净俐落却又准确无比,这射手绝非等闲之辈。史塔克顺着弹道看去,只见丑陋的男侍拿着弓站在门边。

男侍脸上的刀疤深陷至嘴角,眼睛眯成一线并露出皎洁的白牙,一副阴森的诡谲挂在嘴边,「史塔克先生,今晚的甜点还符合胃口吗?」

「莫非,毒是你下的?」史塔克对于认人非常有自信,印象中并没有得罪过这么丑的男人,「你到底是谁,是谁派你来的?」

男侍狰狞的表情,可怕的脸变得更恐怖,宛如地狱的复仇者,「别辜负我宝贵的妹妹。这句话你还记得吧?」

醍醐灌顶的一句话,瞬间让史塔克恍然大悟,难怪巴风特知晓复仇者小队在古兰斯山上的遭遇,一切缘自另一位幸存者,「巴顿,你居然还活着?」又一箭贯穿他的大腿,失去重心的史塔克只能抓着桌边一角,苦苦撑着。

「你这薄情忘义,卖友求荣的家伙,没资格喊我的名字。」

史塔克哪能料想得到,为了复仇的他,不惜以火烧刀割毁去自身容颜,「你怎么可能掌握我的行踪.....这不可能。」

「嘿,圣西斯神要你活,你便死不了,坎贝尔神要你死,你却活不过今晚......」巴顿射出手中最后一箭,利箭穿过脑袋,后者自桌边缓缓滑下。 「生死有命皆有定数,要怪就怪你自己大嘴巴......」

巴顿坐在地上宛如泄气的球,沙哑的笑声控诉着世界上的不公平,曾经的身影都将随着眼泪灰飞烟灭,失去友情及最爱的汪达,孤独的留在这世界上,还有什么价值可言。他捡起地上的短刀,尖端朝着喉头,准备了结一生。

餐厅中传出动听的女声......

用户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