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文章 唠叨 小组 用户
全部 散文 小说 经典文章

暗夜獠牙第二章,古兰斯山脉篇,(四)文森特商队崛起,上。

2020-04-07 09:58:27
196 0
耀眼的白光映在眼皮上。迷蒙中,他伸手遮住这恼人的光线,「呜啊!这是哪里啊......」

史塔克从宽敞的房间醒来,唯一的室友就是屁股下的铁椅,没有灯具却见光滑四壁的白墙,没有窗户却能感受空气流动,这里的一切都跳脱他的生活常识。可惜汪达已死在自己手下,是否为魔法造成也无从证实了。

做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冒险者领队,尽管受到魔兽的袭击依旧保持冷静,毕竟队友们的战力强横。如今孤身一人,面对不存在出口的房间,陌生环境造就不安的压力,他拍着白墙不住放声大喊,「喂,这是哪里,有人在吗?」

宛如回应般,闪着七彩的光线投射而出。光芒中,走出一个文质彬彬的男人,身穿横条黑白相间的衣服,宛如站立行走的斑马,颈上挂着显目的项圈,不停闪着红光。

穿着奇怪的男子,正朝自己笔直走来。史塔克非常确定,刚刚室内除了椅子并无他人。

「喂,你从哪里进来的?」

男子自顾的直径向前,面对他的问题丝毫不予理会。

「喂,我叫你等等。」

没想到,五步之外的男人,发出阵阵急促声响,随后一阵白光强袭,头颅瞬间炸开脑浆四溅,灰烟更冲上四面白墙。爆裂的威力非同凡响,深怕受到波及的史塔克双手抱头立刻蹲下。

「见鬼了。尸体怎么不见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」蹲在地上的他,亲眼见到肉块飞溅骨肉分离,血腥的画面历历在目,仅一眨眼,倒下后的陌生男子消逝不见,雪亮的地板不染血水,仿佛不曾发生过。

「早安啊,史塔克......」,恶魔的声音自房间中响起。

「刚刚那是幻象魔法?」

「呵呵,你要这样解读也可以......」血腥的画面不过是一种立体投影,撷取自犯罪者专用项圈的示范录像。面对原始猴子的无知,坐在驾驶舱中的汤马森遮住麦克风,忍不住捧腹大笑,「......这是向你展示项圈的功能,好消息是现在我还不打算引爆。」

史塔克摸向颈处,惊觉有条皮制品系在脖子上,「坏消息,则是与我身上的同一款式。对吧?」

「喔,我果然没选错人,有点智慧啊......」

不惜利用幻象魔法展示项圈的威胁,表示自己的利用价值远超于人体研究,唯有摸清对方的底线,才是谈判的最佳模式,「这是哪里,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?」

「嘿,你只需要回答就好,再多说一句废话,我敢保证将成为你最后的遗言。」

方桌自房间中央升起,上头摆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石板,冷冽的寒冰冻气四散开来,冉冉白烟缭绕温度骤降,地板更结起一层冰霜。为抵御突如其来的寒气,他搓揉双臂走近查看。

上头刻着奇怪的文字,以及深涩拗口的音节,尽管看不懂内容,却不影响史塔克对冰晶石板的判断,「这是......一本魔法书。」

「喔,值钱吗?」

魔法师为了传承给后人的手段,以文字撰写在羊皮纸上,很少是以石板方式呈现。石板上撰写的方式有别于前者,是由利爪一笔一画刻成,明显是出自于魔兽,「这点需要专业鉴定。一般而言,魔法书的价值在于蕴藏的魔力,金额方面... ...」

「呵呵,相信冒险团的队长,有相当多的渠道可以消化这难题吧。」

桌上多出一个背包。史塔克一眼认出那熟悉的红色,正是女友身上撷取的布料,经过手工重新缝补而成。以这种方式重逢,更加坚定当初自己的决定。 「说得对,我确实有办法处理,但这趟旅程恐怕会花点时间,也有相当的危险......」

「哈哈,这样的情况还敢讨价还价......」

这魔鬼连魔法书都不知道,实在说不通,就像刚学会走路的婴儿,对世界充满好奇。史塔克咽了一口口水,更加大胆的说道,「如果你有过人的本事,相信代价绝不便宜。没有我,你肯定找不到销售通路。」

汤玛森不多做考虑,直率的表达,「好,如果你带回令我满意的金额,我就答应你。毕竟自由不会平白无故的奉上。」

「谢谢你的慷慨,我将全力以赴。」获得首肯的史塔克,赌赢了这一局,满意的将冰晶石板放入背包中,「这地方连出口都没有,该怎么回来?」

「事情办妥后只要站在尸体前,自然会回到这里。」

「尸体,什么尸体?」不等史塔克搞清状况,耀眼的白光升起,连人带包消失。

当光芒退去已站在森林深处,自由的风中伴着腥臭,顺着刺鼻的腐味寻找出处,正是昔日队友的安息之地。 「只要我的脑袋还在,复仇者小队随时都能重生,你们就呆在圣西斯神身边,继续吵架吧,哈哈。」

嘴角露出一阵讥笑的史塔克,看着腐烂程度不高的尸体。 「看来我并没有晕眩多久,应该还赶得上拍卖会......」直到史塔克拎着背包快步离开为止,一双眼睛从未自他身上离开过。

汤玛森将手指从传送键的按钮上移开。

「博士,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获取货币?」太空舱内,雨洁不满说道,「这原始猴子并不笨,连爱人都敢杀,可见无比自私。假以时日定会谋反,留有后患并不像您会做的事情啊。」

「姑且不论此人善恶与否,他远比我们都还熟悉这个世界,这点是毋庸置疑的。我们总不能一直呆在太空舱中吧,这世界的情报搜集,实验物品的获取,都需仰赖货币维持平衡。对吧?」

「您说的很对,但轻易的允诺他,不会让他更加任意妄为,变​​本加厉吗?」

汤玛森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,「我相信在生命的威胁下,他会做百分之两百的回报。但妳的担心亦是有理,如果他不乖那就杀了他吧,反正地域型炸弹不也被妳修好了?」

「这个艰难的任务,就交给妳来处理吧。」

「自己出的馊主意,又要我帮忙?」

汤玛森皱起眉头表示无奈,「妳顶多帮忙记录,又不能代替我解剖实作。不如分工合作,一个实验,一个监视。」

「您花了三天时间,将结晶转换成飞船的替代能源。一双手的研究效率始终有限,若有人从旁协助将会减轻负担。」

「哈哈,这个新世界有许多新鲜事,等待我挖掘,现在我可是精神百倍呢。如果真有与我志同道合之人,正求之不得。可惜这世界上没有与我同等科学力之人。」汤玛森踏着愉悦的脚步,离开驾驶舱走向研究室。

一道光束加速跃过,黄光不断刺激代表所有学科的黑点,内心的星晨渲染成一片诡异的褐色。外在事物影响下,一种特别的情绪涌上。跟以往不同,雨洁选择将这种感觉慢慢说出。

真是傲慢啊。难道我就不可以成为那个人吗?

用户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