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文章 唠叨 小组 用户
全部 思美文章 经典文章 散文精选 情感文章 诗歌赏析 故事大全 美文杂谈 名人名言 日志 句子大全

鸩毒

思美文
发表于 2020-04-08 22:31:56

女友的家离市区有段距离,骑机车大约要20分钟的路程吧。我顺路带了份咸酥鸡,慢悠悠的骑着我的小绵羊,准备前往我女友家。

我在一栋栋独立的透天前停下,透天两旁是几块作物,女友家的长辈所说的世代务农,所以才会在偏乡下的地方拥有这栋房子。我按了按门铃,听见年轻女孩清脆的应声:「来了来了!」,大门随即被打开,短发可爱的她同时扑到我身上。「人家好想你喔!」「先进去啦!」我笑着把她从我身上拉开,语气带着几分宠溺。

女友是个作家,虽然可爱,却意外的超级不擅长家务,今天叫我来的目的也是相对,等等出版社的编辑要来,她不只稿子尚未完成,家里也是一团乱。上打字,我则是负责收拾乱七八糟的客厅。

我一面拖地,一面看似不经意的随口问着:「你姐呢?」「喔,她不在家啊。」女友回答的随意,没有注意到,身为湳有的我突然问起她姊姊,,似乎有点担心过度了。她姊姊和她是完全相反的类型,留一些头长发,说话声音纤细甜美,妆容也总是恰到好处,举止优雅秀气,与大剌剌的她真看不出来是姊妹。

等到家里差不多整理完毕,她也大动作地将笔电分开一推:「终于写完啦!宝贝来吃咸酥鸡!」「啊等下编辑不是要来?」我笑着坐下,心里知道肯定还有些时间,只是忍不住调笑。

她说着,一蹦一蹦的向厨房走去。虽然她说姊姊不在家,可是我还是向楼上张望。她的姊姊,真的非常漂亮,我得承认,我之所以忍受这样一个邋遢的女性当我女友这么久,原因就是……

女友从厨房走出,把白色杯子往桌子一放,注入刚泡好的翠色茶汤,液体表面漂浮着细碎的茶叶末。“欸,你看着我这次写的小说,好不好?”“嗯。”我应道。其实根本没兴趣知道,只是尽力摆出一副充满兴致的样子。“那我开始啰-”

她们是一对姊妹,姐姐是从小品学兼优的类型,长的漂亮,备受宠爱,既会弹钢琴,又擅长画画,是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。

然而,妹妹相较之下,是黯然失色许多。妹妹成绩普通,长相也不怎么起眼,姊姊拥有的绘画天分,她一点也没沾上。不擅长音乐,也没有跳舞之类的特殊才能,她习惯忍让,自小便任由骄纵的姐姐出尽锋头。

生日时收到的礼物,妹妹收到一个身穿粉色洋装的陶瓷娃娃,做工细腻,纱裙上的蕾丝无比优雅。看自己收到的木制雕刻麋鹿,总是差了陶瓷娃娃一点。姐姐心中相当不平衡,便向爸妈讨妹妹的娃娃,爸妈十分为难,只得安抚一阵,谁知道姊姊伸伸手用力夺过陶瓷娃娃,狠狠的砸在地上。

娃娃碎的一干二净,妹妹愣住了,也不出声,只是默默任由泪水窜流肘,一滴一滴地落到地面-

“看来是姊妹争宠的小说啊?”我嚼着咸酥鸡,适时发问。

女友只是笑了笑,没有回答,自顾自地念下去:

类似的事情,在妹妹往后的人生中一再发生,妹妹却没有反抗的力量。一直到了大学,姊妹就读了不同的学校,妹妹的人生才逐渐。开朗起来,变得敢笑,爱说话,并且交了人生中第一个男朋友。

她很幸运,男友帅气温柔,很会说话,相处在一起时的甜言蜜语总是让她心里暖烘烘的甜,惹来身边女性朋友们带着几分忌妒的羡慕眼光。姐姐依然单身,自己却先第一次,她胜过了姐姐,将会拥有比姊姊更加美好的未来,终于走出姐姐的阴霾下……

她以为,她会这样幸福下去。

她没想到,自己终究得输给,那个她恨了一辈子的女人-

“是怎样?”我问,这次是真的产生了兴趣。事情似乎朝有趣的方向发展了。

好吧,我悻悻的啃着鸡肉,听女友用冷静的语调朗读着-

她亲眼看见了,本该属于自己的男人,怀里承认的却不是她,而是另一副,她无比熟悉,无比厌恶的嘴脸……两人亲密的低语,不时吃吃笑着,丝毫没有注意到站在阴影中的她。她再一次,输给那个蛮横骄纵虚伪的女人。

恨意满溢胸口,她的嘴角却无声无息地笑了。

她不会再认输了-

“咦……”我无意识的出声,随即警觉的闭嘴。太像了……她该不会已经知道了吧?冷静,不可能的,这只是一个故事而已,这不是真的。我强迫自己听下去:

她邀请姐姐来家中吃饭,让姐姐喝下她亲手人工满的酒,看着姐姐的杯底渐空,脑子里回想的,是她听见的,那几句刺心的话……

-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-

-讨厌,你已经有我妹了啦-

-她不会知道的,我爱的是你-

还有几个绵长醉心的吻。她的男人,从来不曾那样吻她,却对她的姊姊……

男人也来到了她的家中,她冲了一壶茶,清香四溢,男人不疑有他,一饮而尽。她心中苦涩,却扬起一抹灿烂笑靥。她真的让两人永远在一起了,再也无法分开了……

「啊?」故事结束,我却无法理解。「什么意思?」「你说呢?」对面沙发上的她,意义不明的笑了起来。

你说呢……?

我下意识捧起即将见底的茶杯,准备厘清思绪。茶杯底部沉淀着的杂质轻轻晃荡,静静映入我眼里……

一丝不安倏地袭上我心头。她的姐姐……怎么一直没回来?

她扬眸,对上我的眼睛,轻轻笑了笑。

我懂了。战栗爬过背脊,同时夹杂着愤怒,我猛地站起身,想也不想就将茶杯砸向她,茶杯碎裂,鲜红的血液滑下她雪白的额角。

“妳……妳对她做了什么!”即使怒火中烧,恐惧依然逼得我声音带上几分颤抖。我奋力揪起她的领口。「哈哈……我对她做了什么?」女友笑得无比舒畅。「我怎么可能对姐姐做什么?这只是一个故事而已啊!」

什么……我缓缓松开手。是啊,这从一开始就只是一个故事而已啊……我突然注意到,这是一场测试,我的反应完整的呈现出,我与她姐姐的不纯关系。恐惧已然褪去,愤怒抽干了我的理智,我抡起拳头,目标是女友那张笑得灿烂的脸孔-

友地,一阵剧痛袭来,像是改变我的胃部撕扯开,并且迅速的蔓延向肺叶,向器官,向全身,喉头一甜,身子软去,我不会不稳的向后跌坐。女友眼明手快的迅速捂住我的嘴,将我扣在沙发上,大拇指用力按我的喉咙,逼我把即将丢弃出的血液全数咽回体内。

“我是,那只是一个故事而已,也就是我不会真的那样做。”我听见她的声音,视线却渐渐模糊。

朦胧间,她拖行着我移动,我能感觉到毒液迅速转变血液蔓延,渗入骨髓,我似乎不断碰撞到地上杂物,但那些感觉于我已无法承受疼痛。

啪!她好像用力打开了一道门,我被甩出屋内,阳光刺眼。

“如果对付的是你,可就不够好玩了。”刺鼻的液体泼洒到我身上,我无力挣扎,意识渐渐远去。

她蹲到我面前,擦亮一根火柴。

等我姐姐睡醒,给她冲一壶乌龙茶醒脑吧?
>>>更多文章:爱情文章

882 0

标签:
你的回应